审判流程公开

审判业务

当前位置:首页>> 司法公开>> 审判流程公开>> 审判业务

刑事附带民事诉讼以及刑事犯罪派生的民事案件的立案审查、裁判等问题(下)

发布人:王琳(党组副书记、常务副院长)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6-09-01    

             、刑事附带民事诉讼赔偿范围及法律适用

在此仅对人身损害的赔偿范围进行探讨侵权责任法第十六条规定:“侵害他人造成人身损害的,应当赔偿医疗费、护理费、交通费等为治疗和康复支出的合理费用,以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造成残疾的,还应当赔偿残疾生活辅助具费和残疾赔偿金。造成死亡的,还应当赔偿丧葬费和死亡赔偿金。”《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法释〔2003〕20号,以下简称《人身损害赔偿司法解释》)第十七条第一款规定:“受害人遭受人身损害,因就医治疗支出的各项费用以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包括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交通费、住宿费、住院伙食补助费、必要的营养费,赔偿义务人应当予以赔偿。”第二款规定:“受害人因伤致残的,其因增加生活上需要所支出的必要费用以及因丧失劳动能力导致的收入损失,包括残疾赔偿金、残疾辅助器具费、被扶养人生活费,以及因康复护理、继续治疗实际发生的必要的康复费、护理费、后续治疗费,赔偿义务人也应当予以赔偿。”第三款规定:“受害人死亡的,赔偿义务人除应当根据抢救治疗情况赔偿本条第一款规定的相关费用外,还应当赔偿丧葬费、被扶养人生活费、死亡补偿费以及受害人亲属办理丧葬事宜支出的交通费、住宿费和误工损失等其他合理费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款》第八条第二款规定:“死亡伤残赔偿限额和无责任死亡伤残赔偿限额项下负责赔偿丧葬费、死亡补偿费、受害人亲属办理丧葬事宜支出的交通费用、残疾赔偿金、残疾辅助器具费、护理费、康复费、交通费、被扶养人生活费、住宿费、误工费,被保险人依照法院判决或者调解承担的精神损害抚慰金。”第三款规定:“医疗费用赔偿限额和无责任医疗费用赔偿限额项下负责赔偿医药费、诊疗费、住院费、住院伙食补助费,必要的、合理的后续治疗费、整容费、营养费。”司法解释第一百五十五条第一款规定:“对附带民事诉讼作出判决,应当根据犯罪行为造成的物质损失,结合案件具体情况,确定被告人应当赔偿的数额。”第二款规定:“犯罪行为造成被害人人身损害的,应当赔偿医疗费、护理费、交通费等为治疗和康复支付的合理费用,以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造成被害人残疾的,还应当赔偿残疾生活辅助具费等费用;造成被害人死亡的,还应当赔偿丧葬费等费用。”根据上述法律、司法解释规定,结合附带民事诉讼的特殊性,其赔偿范围可考虑为:医疗费(包括医药费、诊疗费、住院费、用血费)、误工费、护理费、交通费、住宿费、住院伙食补助费、营养费、康复费、整容费以及后续治疗费、残疾辅助器具费、丧葬费等。
司法解释第一百五十五第二款与侵权责任法第十六条相比较,司法解释第一百五十五第二款没有明确残疾赔偿金、死亡赔偿金、被扶养人生活费的赔偿项目。那么,残疾赔偿金、死亡赔偿、被扶养人生活费是否应赔偿呢?司法解释第一百五十五条第一款规定,应当根据犯罪行为造成的物质损失,结合案件具体情况确定;第二款规定的赔偿项目是医疗费、护理费、交通费等为治疗和康复支付的合理费用,以及误工费、残疾生活辅助具费、丧葬费等费用,没有规定赔偿“残疾赔偿金、死亡赔偿金、被扶养人生活费”,但在条文中用了“结合案件具体情况”和“等”字进行了不确定性的表述,给审判实务留下了操作空间,它与司法解释第一百三十八条第二款规定的“因受到犯罪侵犯,提起附带民事诉讼或者单独提起民事诉讼要求赔偿精神损失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的规定有着本质的区别,即对“精神损失”,一律不予赔偿。因此,“残疾赔偿金、死亡赔偿金、被扶养人生活费”是否判决赔偿,应根据案件不同情况区别对待,就是要综合考量被害人的责任大小、被告人有无赔偿能力等。2014年2月24日最高人民法院研究室作出的《关于交通肇事刑事案件附带民事赔偿范围问题的答复》(法研201430号),该答复内容为根据刑事诉讼法第九十九条、第一百零一条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五十五条的规定,交通肇事刑事案件的附带民事诉讼当事人未能就民事赔偿问题达成调解、和解协议的,无论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是否投保机动车第三者强制责任保险,均可将死亡赔偿金残疾赔偿金纳入判决赔偿的范围。”按照该指导意见,在交通肇事犯罪附带民事诉讼案件中,应当死亡赔偿金残疾赔偿金、被扶养人生活费纳入判决赔偿的范围,最大化的保护被害人的合法权益,及时化解矛盾。但对于其他刑事犯罪的附带民事诉讼案件,不能判决赔偿死亡赔偿金残疾赔偿金、被扶养人生活费当然,果当事人双方自愿达成调解或和解协议予以赔偿的,赔偿范围、赔偿标准则不受限制。
在这里,要注意在同一交通肇事犯罪案件中,如果被害人人数较多,肇事机动车只投保了交强险,但该交强险不足以赔偿全部被害人的经济损失,肇事机动车一方又没有其他可供执行的财产,在刑事诉讼中如只有部分被害人提起了附带民事诉讼,审判人员应当及时向未提起诉讼的被害人作出释明,建议其一并提起诉讼进行审理,以便参加分配交强险赔偿金。经释明后仍坚持不起诉的,应告知其可能承担的法律后果。
关于精神损失(精神抚慰金)的赔偿问题。司法解释第一百三十八条第二款已作出明确规定,不论是在附带民事诉讼还是单独提起民事诉讼均不能判决赔偿但是,有的民事审判组织在审理刑事犯罪派生的民事赔偿案件时,当事人主张赔偿精神损失的,仍然适用《侵权责任法》或《人身损害赔偿司法解释》的规定判决赔偿,引发当事人上诉或申诉,或者造成执行难。
司法解释出台之前,《贵州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在交通肇事刑事附带民事诉讼案件中调整赔偿范围的通知》(黔高法〔2010〕215号)明确要求在审理2010年7月1日侵权责任法施行后发生的交通肇事犯罪行为提起的刑事附带民事诉讼,应当根据案件事实及实际情况,适用侵权责任法第十六条和第二十二条调解或裁判。侵权责任法第二十二条的内容为“侵害他人人身权益,造成他人严重精神损害的,被侵权人可以请求精神损害赔偿。2013年1月1日司法解释施行该通知中的该内容明显与司法解释相抵触,刑事审判部门在审理交通肇事犯罪提起的附带民事诉讼案件时,不能再参照该指导意见判决赔偿精神损失。民事审判部门在审理交通肇事犯罪派生的民事赔偿案件时,亦不能按照有关法律和司法解释的规定,判决赔偿精神损失,即使被告人在逃先行启动民事诉讼程序的案件,不能判决赔偿。同时还注意,《道路交通事故赔偿司法解释》第十六条第二款“被侵权人或者其近亲属请求承保交强险的保险公司优先赔偿精神损害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的规定,在交通肇事犯罪附带民事诉讼和其派生的民事赔偿案件中,依然不能适用。
审理刑事附带民事诉讼案件的法律适用问题,除适用刑法刑事诉讼法以及司法解释的规定外,还应适用民法通则侵权责任法物权法民事诉讼法》等及其相关的司法解释规定,但应注意特别法优于普通法、新法优于旧法的适用原则
、刑事附带民事诉讼的立案释明工作
在刑事附带民事诉讼中,争议最大的是残疾赔偿金、死亡赔偿、被扶养人生活费和精神损失是否赔偿的问题。司法解释的实施,精神损失不能赔偿不再争议,但残疾赔偿金、死亡赔偿金、被扶养人生活费赔偿,司法解释没有明确规定。残疾赔偿金诉讼存在于被害人的损已构成残疾等级的案件中,死亡赔偿金诉讼存在于被害人死亡案件,被害人残疾、死亡,均可能产生被扶养人生活费的赔偿问题。前面已经讲过,对交通肇事犯罪的附带民事诉讼案件涉及的残疾赔偿金和死亡赔偿金、被扶养人生活费判决赔偿;对于其他刑事犯罪提起的附带民事诉讼,不能判决赔偿。为此,对除交通肇事犯罪以外的其他刑事犯罪案件中涉及残疾赔偿金死亡赔偿金或者被扶养人生活费的附带民事诉讼案件,立案审查人员应根据具体情况,结合被告人的赔偿能力做好释明工作,注意释明技巧方法,讲明放弃附带民事诉讼而单独提起民事赔偿诉讼存在的风险,由被害人一方自主选择是提起附带民事诉讼,还是另行提起民事诉讼。一是选择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及其近亲属为能减轻被告人罪责,能使被告人获得从轻判处,会积极主动赔偿被害人一方的经济损失;二是选择另行提起民事诉讼,民事判决的赔偿额可能会更高如果被告人一方没有赔偿能力,人民法院也难以执行兑现,被害人一方的实际经济损失并不能真正得到挽回,而且刑事判决生效后再进行民事诉讼,因被告人没有获得从轻判处被告人及其近亲属的抵触情绪会增大,甚至产生视心理做调解工作予以赔偿已无可能,即使以后人民法院强制执行,被告人及其近亲属也会千方百计进行对抗或逃债,矛盾不但没有得到化解,还有可能引发新的纠纷,不利于社会和谐稳定三是另行提起民事诉讼,一般要等待刑事判决生效,而此时被告人可能已被送往劳改场所服刑,不但加大人民法院送达法律文书、开庭审判的工作量,也必然增加被害人一方的经济开支,尤其是被告人人数众多的案件,可能会在多个劳改场所开庭审理,被害人一方的损失会更大,同时也不能及时结案。
、刑事附带民事诉讼以及刑事犯罪派生的民事案件的裁判问题
依照司法解释第一百四十四条第二款规定,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对其他应当起诉的共同侵害人放弃诉讼权利的,刑事审判组织在作出判决时,应当划清各被告人的责任比例,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对其他应当起诉的共同侵害人放弃诉讼权利的部分应由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自行承担,不能因此加重已在案的共同侵害人的赔偿责任。
司法解释第一百四十六条规定:“共同犯罪案件,同案犯在逃的,不应列为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逃跑的同案犯到案后,被害人或者其法定代理人、近亲属可以对其提起附带民事诉讼,但已经从其他共同犯罪人处获得足额赔偿的除外。”依此规定,逃跑的同案犯归案后,被害人一方对其提起附带民事诉讼,如果被害人一方经济损失已在归案的其他同案犯处获得足额赔偿不能重复判决赔偿。但后归案的被告人自愿赔偿的,不受此限。具有上述情形,如果被害人一方在刑事诉讼期间或者刑事判决生效后单独提起民事诉讼向后归案的被告人主张权利的,民事审判组织亦不能判决赔偿。
根据司法解释第一百五十六条的规定,人民检察院提起附带民事诉讼的案件,如果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依法应承担赔偿责任的,应当判决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直接向遭受损失的单位进行赔偿,不能判决赔偿给提起附带民事诉讼的人民检察院。该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生效后,应当向获得赔偿的单位送达,并告知其依法可人民法院申请执行。
被害人一方单独提起民事赔偿诉讼的,民事裁判文书认定的事实,应当与生效刑事裁判文书认定的基本事实一致,不能与刑事裁判文书认定的事实相矛盾
、刑事犯罪派生的民事案件的受理及部门之间配合
司法实务中,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作出后,被害人一方如对民事赔偿部分的判处结果不满意,会变更诉讼请求的“内容”,另行提起民事赔偿诉讼。对于此种情况立案时必须要求当事人提供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进行审查,如其诉讼请求违反“一事不再理”原则,依法不予受理;如其诉讼请求在附带民事诉讼中未涉及,属于新的诉讼请求,符合受理条件的,可依法受理。总之,就同一犯罪事实,后作出的民事判决不能与刑事判决内容相冲突。
对于被告人非法占有、处置被害人的财产的案件,刑事判决已责令予以发还或者退赔,被害人一方就相同事项再行提起民事诉讼的不予受理。对于被害人的实际损失,其可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刑事裁判涉财产部分执行的若干规定》(法释〔2014〕13号)的规定及生效刑事判决向人民法院申请执行。
按照“先刑后民”的处理原则,人民法院刑事判决未生效,被害人一方单独提起民事诉讼原则上不予受理。但根据审判实践经验,如果等待刑事判决生效后受理民事赔偿诉讼,被告人可能已被送往外地服刑,将造成民事诉讼法律文书的送达、开庭困难,增加当事人的经济负担,社会效果不好。此,对刑事犯罪派生的民事赔偿案件,被害人一方在刑事诉讼期间单独提起民事诉讼的,可以受理。民事审判部门收到案件后,应及时与刑事审判部门沟通了解刑事案件的诉讼进程,及时送达起诉状副本等诉讼文书,争取答辩时间刑事审判部门知晓刑事被告人在本院另有民事赔偿案件的,应积极做好配合工作,刑事判决生效后,暂缓送达执行通知书,及时通知民事审判部门开庭审

【上一篇】  刑事附带民事诉讼以及刑事犯罪派生的民事案件的立案审查、裁判等问题(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