审判流程公开

审判业务

当前位置:首页>> 司法公开>> 审判流程公开>> 审判业务

刑事附带民事诉讼以及刑事犯罪派生的民事案件的立案审查、裁判等问题(上)

发布人:王琳(党组副书记、常务副院长)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6-09-01    

       从事刑事审判的法官,大多对民事审判不熟悉,也未对刑事附带民事诉讼的立案审查、受范围、裁判等问题加以研究,由此对审理附带民事诉讼案件存有畏难情绪,甚至出现诱导当事人诉而另行提起民事诉讼行为推案“出门”,加大人民法院办案成本,给当事人带来诉累,或者作出的裁判结果不合法、不公正、不合理,引发当事人上诉或缠访闹访。而民事审判法官对于刑事犯罪派生的民事案件,在作出裁判时只管民事法律的规定,不考虑与刑事审判的衔接和平衡,各唱各调,导致不同审判组织作出的判决结果相差甚远,造成执行难。

了规范刑事附带民事诉讼的立案审查、受案范围、裁判等问题,理顺附带民事诉讼与刑事犯罪派生的民事案件的裁判关系,提高诉讼效率,降低司法成本,笔者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以下简称司法解释)的规定并结合审判实践,撰写此文,以供同仁探讨
一、刑事附带民事诉讼案件的立案审查
公诉案件的立案审查,有的法院规定由刑事审判部门负责,有的由立案部门负责,视业务能力情况而定,不尽统一。对于附带民事诉讼案件的立案审查工作,为了减少中转环节和对接工作,保证受案后能顺利审结,笔者建议应由负责公诉案件立案审查的部门完成。但如果附带民事诉讼案件是由刑事审判部门审查决定立案的,仍应由立案部门办理相关受案手续并在审判管理综合系统录入案件信息,以免附带民事诉讼案件失控;如不符合受理条件的,审查部门向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做好释明工作,引导其撤回诉状;如其坚持起诉的,应由立案部门不予受理裁定送达当事人。
注意的是,按照司法解释第一百四十七条第二款的规定,提起附带民事诉讼应当提交附带民事起诉状,这里的“应当”是倡导性的,如果原告不能提交书面起诉状而是口头起诉的,只要符合受理条件,应受理,但应制作笔录附卷,并将口头起诉的内容告知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以保障其获得答辩权
对于刑事犯罪派生的民事案件,如果刑事案件还在侦查、审查起诉阶段,或者刑事判决还没有生效,被害人一方先行提起民事诉讼的,按照“先刑后民”原则,一般不予受理,以免造成民事判决与刑事判决认定事实与处理结果的冲突,并避免民事案件的积压和审限的“拉长”。
二、刑事附带民事诉讼受案范围及诉讼主体
司法解释第一百三十八条第一款规定:“被害人因人身权利受到犯罪侵犯或者财物被犯罪分子毁坏而遭受物质损失的,有权在刑事诉讼过程中提起附带民事诉讼;被害人死亡或者丧失行为能力的,其法定代理人、近亲属有权提起附带民事诉讼。”附带民事诉讼的依附性决定了不宜对“物质损失”作扩大解释。这里的物质损失,是指被害人因犯罪行为已经遭受的实际损失和必然遭受的损失。简言之,就是人身受到犯罪侵害产生的实际损失和必然遭受的损失以及财物被毁坏的损失,不包括精神损失和财物被非法占有、处置的损失,即附带民事诉讼主要存于故意杀人、过失致人死亡罪、故意伤害、过失致人重伤罪交通肇事、故意毁坏财物罪以及聚众斗殴、强奸、抢劫等案件中造成被害人人身损害的情况对于侵财类犯罪案件,如抢劫罪、抢夺罪、聚众哄抢罪、敲诈勒索、盗窃罪、诈骗罪、侵占罪、职务侵占罪、贪污罪、挪用公款罪、挪用资金罪、挪用特定款物罪等,根据司法解释第一百三十九条“被告人非法占有、处置被害人财产的,应当依法予以追缴或者责令退赔。被害人提起附带民事诉讼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追缴、退赔的情况,可以作为量刑情节考虑”规定不能提起附带民事诉讼。这些案件中被非法占有、处置的公私财产损失,只能判追缴或者责令退赔,并可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刑事裁判涉财产部分执行的若干规定》(法释〔2014〕13号)的相关规定在刑事判决生效后,由刑事审判部门及时移送立案部门审查立案转交执行机构执行
司法解释第一百四十九条规定:“被害人或者其法定代理人、近亲属提起附带民事诉讼的,人民法院应当在七日内决定是否立案。符合刑事诉讼法第九十九条(第一款:被害人由于被告人的犯罪行为而遭受物质损失的,在刑事诉讼过程中,有权提起附带民事诉讼。被害人死亡或者丧失行为能力的,被害人的法定代理人、近亲属有权提起附带民事诉讼。第二款:如果是国家财产、集体财产遭受损失的,人民检察院在提起公诉的时候,可以提起附带民事诉讼)以及本解释有关规定的,应当受理;不符合的,裁定不予受理。”这里要注意区分刑事诉讼与民事诉讼中的“近亲属”的范围是不一致的,《刑事诉讼法》第一百零六条第(六)项规定的“近亲属”是指夫、妻、父、母、子、女、同胞兄弟姊妹。如果被害人死亡或者丧失行为能力,其同胞兄弟姊妹提起附带民事诉讼的,其具有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的诉讼主体资格。
司法解释第一百四十二条第一款规定:“国家财产、集体财产遭受损失,受损失的单位未提起附带民事诉讼,人民检察院在提起公诉时提起附带民事诉讼的,人民法院应当受理。”在这里,人民检察院的诉讼地位应列为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可表述为“公诉机关暨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这里的国家财产、集体财产遭受损失,是指财物被犯罪分子毁坏而遭受的物质损失,不包括被告人非法占有、处置国家或集体财产造成的损失。对于被告人非法占有、处置国家或集体财产,而不是毁坏财物造成损失的案件,如贪污、职务侵占、挪用公款等犯罪,即使人民检察院提起附带民事诉讼仍应依照司法解释第一百三十九条的规定裁定不予受理,只能判决追缴或者责令退赔。
司法解释第一百三十八条第二款规定:“因受到犯罪侵犯,提起附带民事诉讼或者单独提起民事诉讼要求赔偿精神损失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这一规定是司法统一的一大进步,至此,刑事犯罪造成精神损失在附带民事诉讼或单独提起的民事诉讼中是否应获得赔偿的争议结束。也就是说,只要是犯罪行为造成的精神损失,被害人一方不论是提起附带民事诉讼,是单独提起民事诉讼求赔偿,均不予受理,更不能判决赔偿;如果被害人一方是作为一项诉讼请求主张权利的,在作出判决时,应当一并判决驳回
司法解释第一百四十条规定:“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在行使职权时,侵犯他人人身、财产权利构成犯罪,被害人或者其法定代理人、近亲属提起附带民事诉讼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但应当告知其可以依法申请国家赔偿。”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在行使职权时,侵犯他人人身、财产权利构成犯罪的案件,即使被告人的行为造成了人身损害或者财物毁被害人也不能提起附带民事诉讼,只能申请国家赔偿。
司法解释第一百四十八条规定:“侦查、审查起诉期间,有权提起附带民事诉讼的人提出赔偿要求,经公安机关、人民检察院调解,当事人双方已经达成协议并全部履行,被害人或者其法定代理人、近亲属又提起附带民事诉讼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但有证据证明调解违反自愿、合法原则的除外。”在立案审查时,如当事人双方已经过公安机关或者检察机关主持调解达成赔偿协议且已全部履行,如果没有充分证据证明调解违反自愿、合法原则的,受理,已经受理的,应裁定驳回起诉
司法解释第一百四十三条规定,附带民事诉讼中依法负有赔偿责任的人包括:(一)刑事被告人以及未被追究刑事责任的其他共同侵害人;(二)刑事被告人的监护人;(三)死刑罪犯的遗产继承人;(四)共同犯罪案件中,案件审结前死亡的被告人的遗产继承人;(五)对被害人的物质损失依法应当承担赔偿责任的其他单位和个人。第(一)至(四)项的赔偿责任主体明确具体,要么是侵权人,要么是侵权人的监护人或者遗产继承人,容易理解但在诉讼中,刑事被告人的监护人应当一并列为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判决其承担民事赔偿责任。第(五)项“对被害人的物质损失依法应当承担赔偿责任的其他单位和个人”中的“其他单位和个人”是哪些?这里的赔偿责任主体是依照法律规定应当对被害人的物质损失承担赔偿责任的单位和个人,并不是直接的侵权人,也不是侵权人的遗产继承人,其承担赔偿责任的依据于法律的规定。这里的“其他单位和个人”应作扩大解释,只要是法律规定其应当承担赔偿责任的单位和个人,在附带民事诉讼中就是赔偿责任人,其就是适格的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这里的“法律”,是指法律、法规、规章、立法解释、司法解释。司法解释第一百五十五条第三款规定:“驾驶机动车致人伤亡或者造成公私财产重大损失,构成犯罪的,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的规定确定赔偿责任。”[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由保险公司在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不足的部分,按照下列规定承担赔偿责任:(一)机动车之间发生交通事故的,由有过错的一方承担赔偿责任;双方都有过错的,按照各自过错的比例分担责任。(二)机动车与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之间发生交通事故,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没有过错的,由机动车一方承担赔偿责任;有证据证明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有过错的,根据过错程度适当减轻机动车一方的赔偿责任;机动车一方没有过错的,承担不超过百分之十的赔偿责任。交通事故的损失是由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故意碰撞机动车造成的,机动车一方不承担赔偿责任]对被害人的物质损失依法应当承担赔偿责任的“其他单位和个人”,指承保交强险和第三者责任商业保险(以下简称商业三者险)的保险公司、事故车辆的车主(包括自然人)、管理人(包括自然人)、事故车辆的挂靠企业、驾驶人等。另外,负有赔偿责任的学校(包括私营学校、幼儿园、医院、个体诊所、车站单位或开设人,均有可能成为刑事附带民事诉讼的赔偿主体。
关于承保商业三者险保险公司的赔偿责任问题,是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法释〔2012〕19号,以下简称《道路交通事故赔偿司法解释》)第二十五条第二款“人民法院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当事人请求将承保商业三者险的保险公司列为共同被告的,人民法院应予准许”的规定而来,故承保交强险商业三者险保险公司均可列为共同被告人。关于学校、医院等单位承担赔偿责任的问题,主要依据《侵权责任法》和有关法律、法规、规章的规定而来,但这类案件在刑事附带民事诉讼中较为少见。为此,只要被害人是因人身权利受到犯罪侵犯或者财物被犯罪分子毁坏而遭受物质损失的刑事案件,如果具有司法解释第一百四十三条第一款第(五)项规定的“其他单位和个人”依法应当承担赔偿责任的,审查立案时应当向提起附带民事诉讼的原告人做好释明工作,依法将应当承担赔偿责任的单位和个人列为附带民事诉讼的共同被告人一并参加诉讼,或者由人民法院依职权追加参加诉讼,最大限度保护被害人的合法权益,节约诉讼成本,提高审判效率,及时化解社会矛盾。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起诉时只请求被告人承担赔偿责任而未起诉其他共同侵害人的,应告知其根据司法解释第一百四十四条第一款的规定,可以对其他共同侵害人,包括没有被追究刑事责任的共同侵害人一并提起附带民事诉讼,以便划清责任,合理确定各侵害人的赔偿比例和数额。但是,同案犯在逃或者共同侵害人下落不明的不应列为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如果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明确表示放弃对其他共同侵害人的诉讼权利的,应当告知其相应的法律后果,记入笔录,并在裁判文书中说明其放弃诉讼请求的情况。逃跑的同案犯到案后或者下落不明共同侵害人出现的,被害人一方可以另行提起附带民事诉讼或单独提起民事诉讼,但已经从其他共同犯罪人处获得足额赔偿的除外。


【下一篇】  刑事附带民事诉讼以及刑事犯罪派生的民事案件的立案审查、裁判等问题(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