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建设

文化信息

当前位置:首页>> 文化建设>> 文化信息

花草与人

发布人:罗俊荣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8-08-02    

勤俭几十年,终在小城置了房,结束居无定所的漂泊生活,可以静心侍弄些花草了。

无房的日子里,我就像一枝无根的浮萍,在生活与生存的急流中逐流,时时提防险滩、漩涡、暗流,哪还有闲情养花植草。

我一度以为,养花植草是贵族们的事。现在好了,我这根浮萍终于拥有了扎根的岸,可以像大多数人一样种花养草了。

我养的花草没有一盆是名贵的,大多是插在泥土里就能活的那种,譬如吊兰、玉树、仙人掌等。我对它们的要求很低,只要绿色就行,只要生机就行,无论木本草本,无论开不开花、结不结果。

我也不像别人那样精心为草木剪枝、造型,让花草长成心里期待的模样。我惟一能做的就是偶尔给它们浇点水,施点肥,让它们自由自在地生长。

花草们也争气,没一棵生病、枯萎,甚至长得枝繁叶茂,无不显现出生命的蓬勃。朋友来做客,笑话我不会料理花草,认为我养的花草都疯长得像山间里的野草。

我不反感它们长成山间野草的模样,反而欣欣然有一种成就感。

这些花草被禁锢在小小的花盆里,封闭在阳台上,它们需要阳光、空气,但阳光很少照着它们,外面的风也难以吹到它们身上,逼仄之地不能满足它们的基本需要。它们仅从盆土里吸收着可怜的养分,享受着不足的阳光和空气,若再给它一些造型之类的约束,它们肯定会反感,我作为主人,也会于心不忍。

有时,在客厅里,我会静静地端祥着这些蓬勃生长的花草,那时我觉得,我们的人生有时就像这些盆里的花草。

人生与草木是一样的,不同的是,我们可移动,它们不能。人终日按着固定的模式奔波忙碌,要受到无形的约束,长成别人喜欢的形状,开出别人赏心的花朵,结出适合别人口味的果实,原本局限的个性、激情和幻想,被现实一点一点地泯灭了。

也许只有在梦里,我才能看见自己长成一棵任性的树,一棵融入森林享受自由沐浴阳光雨露的树。而现在,我只能让这些花和草代替我的梦想了。

 


【上一篇】  执行,法律白条的终结者
【下一篇】  七月的荷